凉城警方跨省抓发帖人和董超薛霸押解林冲没啥不同

2018-04-16 十年砍柴 文史砍柴 文史砍柴

▲凉城美丽的岱海


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死于鸿毛(茅)。

 

太史公《报任安书》中的一句名言,当下在网络上被改成这样子。原因大家晓得的。一位广州姓谭的医生网上发了一个帖子《中国神酒“鸿毛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点击才2000多。鸿茅药酒厂家所在的内蒙古凉城警方在今年1月以涉嫌损害商业信誉、商业声誉罪将谭某抓到凉城。

 

天子之怒,浮尸百万;布衣之怒,流血五步;老板一怒,警察跨省抓人。据报道,厂家报案后,当地警方马上立案,8天内就派出差人,几乎横跨整个中国,从冰天雪地的塞外,到温暖如春的羊城抓人。

 

这办案的高效率中没有猫腻,打死我们吃瓜群众也不相信。当地警方在接受采访时,矢口否认医生妻子的指控:来粤抓人团队中有鸿毛药酒厂家的人。如果由内蒙古以外的检察机关或监察机关去调查,看怎么报案,如何立案,如何派人,办案差旅费怎么出的......我想答案不辩自明。

 

对这件事网友的愤怒点,主要有二:一是这家企业的蛮横霸道;二是当地警方对地方纳税大户的“保护”竟然到了如此无微不至的地步。

 

如果没有这个案子,我估计愤怒的网友十有八九不知道在哪里。这个县我倒是去过,它位于山西和内蒙交界的乌兰察布大草原上,有一个高原湖岱海。有一年夏天我开车带着孩子去那里盘桓了一整天,一路风光不错,让我想起了“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这句诗。

 

不知道这些卖药酒的草原汉子是怎么想的,抓谭医生的目的何在?如果只是想泄愤,静悄悄地抓了,静悄悄地判了,又有何用?起不到杀一儆百的威慑作用;可一旦想达到恐吓对鸿茅药酒大不敬的网友的效果,这个案件必须炒热,广为人知才行。

 

现在这个案子倒是广为人知了,可效果呢?不知道生产鸿茅药酒的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的高层在家是弹冠相庆还是咬牙切齿呢?许多有专业背景的大V已经在网上分析了谭医生的那篇文章并不过分,凉城警方如此做有滥用警权嫌疑。

 

谭医生那篇文章主要讲鸿茅药酒是用各种中药浸泡的酒,听信广告的老年患者在服药的同时也在饮酒,而许多病人是不能饮酒的。这篇文章只是题目惊悚一点,论证有理有据,而且比较克制。方舟子在美国发推让凉城警方跨国抓捕他。他说:

 

其实谭医生对鸿茅药酒的批评主要说喝酒的危害,还没有说到要害,要害是鸿茅药酒里面一大堆有毒中药,要喝死人的。

 

“春雨医生”等公号撰文根据鸿毛药酒的广告宣称用豹骨浸泡,根据其产量算出所需要的豹骨数量巨大,质问这些国家保护动物的骨头从何而来。


鸿茅药酒做虚假广告,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了。早在2017年8月25日,《健康日报》刊登了本报记者的调查报道《别把药当酒喝!鸿茅药酒广告违法2630次,谁是它的护身符?》,凉城警方要不要学一下数年前辽宁西丰县的警察,进京抓写这篇报道的记者?

 

凡是宣传几乎能治百病的“神药”,一定是忽悠人的,这几乎是一种常识。譬如鸿茅药酒的广告中说其适应症有“脱发白发”,“鸿茅国药”的官微在2017年7月20日,发布了一条该公司董事长受中央电视台邀请,参加拍摄“国家品牌计划”的新闻,配发其董事长的照片,亮瞎了我的眼睛呀。我不得不感叹:

 

把治脱发白发的神药留给众多患者,自己却舍不得用。这是多么无私的情怀呀。


 

鸿茅药酒被公众质疑后,他们也是动辄拉CCTV为其背书,如2018年3月8日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发布的一则“严正声明”说:

 

鸿茅药酒入选“CCTV国家品牌计划”是对我们产品质量、企业实力的认可。

 

这扯虎皮做大旗的架势很是可笑。谁不知道入选这种“品牌计划”就是花大钱做广告的行为?给钱就上呗。鸿茅药酒真牛的话,能不能让CCTV看在他花钱做广告的份上,把谭医生弄到央视认罪悔过?这样就能让杂音消散,把此案办成铁案了。

 

企业为了利益,干出一些出格的事没什么奇怪的,为挣钱十字坡的孙二娘连人肉包子都敢卖。人们更为愤怒的是凉城警方的行为。这本应是一个可以由鸿茅药酒厂家自行起诉的民事官司,警察利用公权力演这么一出,到底是维护法律尊严而是在践踏法律?我想多数吃瓜群众心中有个判断。

 

昨天,凉城警方义正言辞地发了一个微博(可惜把评论关了),声言自己是严格按法律程序办事,当地检察院已经批捕了,案子移交给检察院起诉。

 

这真是一脚完美的传球,让人觉得办事者乃高俅转世。不知道凉城检察院看到这个声明作何感想?难道当地公检法还将遵循“公安做菜,检察端菜,法院吃菜”的程序把这个案子硬生生办下来?可事就是这么个事,网上那篇文章摆在那里,鸿茅药酒被质疑的许多分析文章也在那,从谭医生那篇文章中到底能罗织出什么花样?就看当地司法部门的创新能力了。我在猜想,当地警方没准正利用被羁押的谭医生与外界信息隔绝,让他承认受竞争企业的唆使,故意发文黑鸿茅药酒。——如此就不是简单地发表一篇专业人士的意见了。

 

在我看来,凉城警方的如此作为,和《水浒传》中的董超、学霸押解林冲没什么区别。董、薛两位差人押解林冲去流放地看起来是公事公办,可私下里受高太尉之托要在路上结果林冲性命。你说这两位公差是赵管家的人,还是高太尉的人?

 

《水浒传》中陆谦受命委托两位差人帮高家做私事的描述如下:

 

陆谦道:“你二位也知林冲和太尉是对头。今奉着太尉钧旨,教将这十两金子送与二位,望你两个领诺,不必远去,只就前面僻静去处,把林冲结果了,就彼处讨纸回状,回来便了。若开封府但有话说,太尉自行分付,并不妨事。”


董超道:“却怕使不得,开封府公文,只叫解活的去,却不曾教结果了他。亦且本人年纪又不高大,如何作的这缘故,倘有些兜搭,恐不方便。”

 

薛霸道:“老董,你听我说:高太尉便叫你我死,也只得依他,莫说使这官人又送金子与俺。你不要多说,和你分了罢,落得做人情,日后也有照顾俺处。前头有的是大松林猛恶去处,不拣怎的,与他结果了罢。”

 

大家可对照这段,脑补一下。

 

内蒙古这块广袤的北疆大地,警方尤其敢于亮剑。这地曾经出了个自己亲手把情妇杀掉的GA厅厅长,出了个“呼格案”。前不久因网友发帖说某知名企业的董事长失联是被有司调查,呼和浩特警方雷霆出击,很快将“造谣者”抓捕归案。

 

著名的前警官、跑到美国领事馆的巴特尔•王说过:“搞政治我们只有一半的主动权;进入法制轨道,我们就有了全部主动权;要把这事变成案子,他就是观众了。”

 

法制真是个好东西呀,这条锦囊妙计看来凉城警方也谙熟在心。这巴特尔•王是内蒙古阿尔山的,也是在这块风水草地见牛羊的壮美大地上长大。

 


往期精彩文章


陪娘抗癌一年半

父亲那代人如何应对中年焦虑

反三俗的巡抚养了个坑爹的儿子

流落北京的琉球国使臣那点可怜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