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川金会”的历史决议

牛山野夫 牛山野夫读史记 今天

关于“川金会”的历史决议出来了。

 

看到一则消息,说朝鲜那边的有关部门搞了一个东西,宣讲三代领袖的新加坡之行。

 

据说片名叫《开拓朝美关系新历史的世纪性会晤》

 

口气不小。

 

再兴头一点,就是“千年会晤”了。

 

对于一个擅长组织大型群众团体操的地方来说,很多事情搞起来,真是轻车熟路。

 

论起什么“政治美学”,当然也有。

 

宣传嘛,总不过那点套路,吃瓜群众懂。

 

如果必要,也可以配合。

 

这个游戏,本就是有人装睡,有人假装在唤醒。

 

里面有几句词,挺逗。

 

比如,他们说,全世界期待的世纪会谈终于举行了,谁能够想到两位领袖会会面,并迈出和解的重要的第一步呢?

 

这话怎么听,怎么怪,属于抒情不顾大局,或致友邦惊诧。

 

“谁能够想到”??

 

当然有人能够想到。

 

不但想到,还有“战略”呢。

 

难道朝鲜三代领袖见川普不是在某盘“大棋”之中么?

 

此其一也。

 

他们还说,新加坡的大街上,很多人都为三代领袖欢呼,他以非凡的政治敏锐力来此领导世界政治。

 

这就更怪了。

 

“他”来领导?

 

确定是“他”来领导吗?

 

这说的可是“世界政治”啊,听起来蛮“大国”、蛮“全人类”的。

 

确定是“他”?

 

朝鲜行吗?

 

三代领袖虽胖,但确定能挑起这么重的担子么?

 

“他来此”了,倒不假。

 

全世界人民也都看到了,三代领袖有点紧张。

 

没玩“意豁如也”。

 

至少不像他此前在板门店时那么放得开。

 

这一回,他没有拉着川翁,在一条什么“象征性”的线上来来回回。

 

可知此总统非彼总统也。

 

不知朝鲜的干部群众怎么看这几句话。

 

他们真信吗?

 

如果真信的居多,那就说明那边的有关部门还是挺能干的。

 

至少专业,不砸锅。

 

三代领袖该给他们发上几吨的勋章。

 

要不,就是那边才叫有“最好的群众”了。

 

宣传,真是一件最像行为艺术的事情。

 

兴兴头头的“川金会”也便这样了。

 

他俩在一个房间里,屏退众人,单独待了三十多分钟,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也能干不少事情。

 

或为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也未可知。

 

至于有无“马滑霜浓,不如休去”之句,才是这一顿动作最有意思的部分。

 

真真你知我知,不足为外人道也。

 

好奇不?

 

慢慢看。

 

彼时四目相对,灵魂深处闹革命,一个不顾“修”,一个恣意“右”,郎情妾意,干柴烈火,到底能好成个什么样,说出来,馋死你。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啊。

 

他俩,爽大发了。

 

不但爽了,还没用自己花钱。

 

这才叫“国际社会”。

 

不妨一猜,三代领袖或不再闺怨“妾身未明”,而归于既和且平矣。

 

用《红楼梦》的话说,就是索性开了脸,就收在老爷房中,挣上半个主子的身份。

 

再不与什么什么为伍。

 

而川翁呢?

 

自然老马识途,老汉推车,深耕细作,三千里江山尽收眼底,“云胡不喜”了。

 



 

 


“庶人不议斋”随笔